女子高中生|草稿狂魔|博客名为歌曲有兴趣可以试试去听。

可以的话请斟酌一下再选择关注我。

里垢的链接是【R-eighteen】,password:91cm

请勿转载博文。

【作监向表暗】日常片段1

本文为饿坏了的产物。

加加美家的日常风景第一弹。

设定借鉴有,私设有,OOC,表暗向。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文风。

第一人称是加加美家的aibo。

OK?>>>>>







作为整个DM剧组御三家中第一名的加加美家,
另一个我每天的工作量可是不容小觑。除了要参与日常的拍摄外,另一个我还要参加各种“额外活动”。而在御三家里面,平山家的另一个我酒量实在不行,高桥家的那位身体一直也不太好,因此剧组里面应酬之类的事情,便被年纪最小的另一个我给承包了。每次跟着另一个我参加应酬,最后总是要扶着喝得烂醉如泥的另一个我回家,这个工作真是比拍剧时还要辛苦。


“啊——搭档,我们这是在哪啊…”“在回家的路上,另一个我。”“咦…?我自己一个人也能走啦——”“别动…!另一个我,要摔了啦!!?”事实证明扛着一个比自己高半个头的人走路实在是太困难了,两个人在一片漆黑里跌跌撞撞了不知多久,终于看到了家门口闪烁的路灯。


“回来了吗?”平山家的另一个我像是提前算好了我们到家的时间似的,还没等我腾出敲门的手,门便从里面被打开了,“结果又喝成这样了吗……真是对不住加加美了。”“哪有,大哥才是,不擅长的事情还是别勉强自己比较好。”我小心翼翼地将另一个我扶进门槛,稍微松了口气,“倒是还麻烦大哥你等我们两个回来——”“毕竟已经凌晨三点了,我实在不能就这样安心睡下。”平山家的另一个我看我气喘吁吁的样子,好心地接过了已经基本失去了意识的另一个我,“热水已经帮你们放好了,直接去浴室吗?”“啊、好,另一个我就先麻烦帮忙扶过去了!”在心中默默地再次感谢了一声平山家的另一个我,我便跑上房间去拿换洗的衣服。


当我进入浴室时,平山家的另一个我已经不在了。另一个我已经被脱好了衣服,正眯着眼睛将身子挂在浴缸边缘。“大哥呢?”“啊…那家伙已经回去了——毕竟明天他还有拍摄任务,这么晚还不睡也不太好吧。”看来脑子还挺清醒嘛,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脱下衣服走进浴室。也许是看到了雾气中我的身影,另一个我稍微挪动了一下身子,好让我也能泡进来。


家里的浴缸说小不小说大也不算大,两个人坐在里面倒还是不觉得很拥挤。另一个我喝醉后最大的好处就是比平时听话很多。此时的他软趴趴地耷拉着头,乖乖地让我帮他抹上香皂。每次帮喝醉的另一个我清洗身体时,总会不自觉地在心中默默惊叹于他光滑洁白的背部:脊柱的线条顺着身体的曲线向下延伸,轮廓清晰的肩胛骨与有着健美肌肉的手臂相连。手指所碰到皮肤时微凉的柔滑触感,让我总是擦拭着便忘了时间。“唔……还没擦完吗,搭档?”因为醉酒以及过高水温的原因而发出的有些软绵绵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我有些抽回了手:“啊、好了…!我帮你冲干净!”


另一个我喝得烂醉也不会反胃呕吐的体质倒是帮了大忙,没有更麻烦的程序,将另一个我好不容易送回了房间,我便准备熄灯:“晚安咯,另一个我。”“唔……搭档……稍微……再呆一会儿…”此时另一个我一改平日的锋芒毕露,更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而撒着娇的孩子,让人忍不住去怜爱,当然我也不能例外。我坐在了床的一边,视线回到了另一个我有些微红的脸颊,平时总是紧锁的眉宇此刻也舒缓了下来。偶尔这样也不是坏事呢——我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也倒在另一个我的床上进入了梦乡。






“早上好!又是新的一天呢!”另一个我一大早便神采飞扬地出现在了餐厅,当然是拉着还睡眼惺忪的我。


不会宿醉这种体质某种意义上也真的挺麻烦——睡眠严重不足的我在心里默默定下了结论。


平山家的两位并不在餐厅,其他人有的也与他们一并赶往剧组现场,也有的还在房间休息。目前餐厅只有高桥家的两位在享用早餐。


“啊哈哈——果然是年轻人,加加美总是这么有精神呢。”高桥家的另一个我说着老头子一般的发言,将果酱抹在了刚刚烤好的吐司上,“看你家搭档的样子,昨晚又很晚才回来吗?”“虽说是这样,不过一直有搭档陪着我,我很安心。”听到这句话的我在感动之余更多的是一种油然而生的沧桑感。将这份微妙感情隐藏在心中的我拉开了高桥家的我的身边的椅子。“加加美桑也有不靠谱的时候呢。”“另一个我也许只有在剧中的时候才最靠谱吧。”我苦笑着拿起了果酱,目光瞟到了另一个我身上,而另一个我的视线,也正好在此时与我相交。


不需要任何话语就能明白双方的意思。


这就是我与另一个我的默契。


就这样守护着另一个我,也许是最棒的事情了吧——如此想着,我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18)

© 儚くも永久のカナシ | Powered by LOFTER